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滕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夜夫人攜崽驚豔全球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

夜夫人攜崽驚豔全球 第四百二十六章 黃鼠狼給雞拜年

作者:小滄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03 07:20:58 來源:做客

-

“謝謝姐姐,隻要你不恨我,那就很開心了!”

“從今以後,我一定會好好聽話,做姐姐的好妹妹。”韓若說的無比誠懇,緊緊抓著韓喬的手,猶如抓住救命的稻草。

“若若,你真的不用這樣!”

韓若感激涕零的說:“姐姐,我隻是太開心了。想想自己做過的事,我真的很後悔,很後悔。”

韓喬溫聲安慰她,“過去的就過去了,我們都不要再提了,過好以後的日子!”

“嗯~”韓若重重的點了點頭,“姐姐,來吃個橘子。”

韓若說著,連忙撥了一個蜜桔,殷切的遞到了韓喬的嘴邊,“這個橘子可甜了,你現在發燒,要多補充點維生素。”

韓喬一愣,本想拒絕,但看著韓若這麼殷切的眼神,還是接了過來,“……謝謝。”

“姐姐,甜嗎?”

“嗯,挺甜的。”

看著韓喬將橘子吃了,韓若笑靨如花,眼神中透著一絲晶晶亮光。

韓喬見狀,心裡莫名一緊,竟然不敢對視她的眼神。

“姐姐,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

“嗯~”

韓若站立起身,準備走時,又不放心的交代了一句,“姐姐一定要勸說忱哥,讓我留在姐姐身邊照顧。”

“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韓若一步三回頭,眼睛裡透著濃濃的不捨。

出了病房門。

韓若臉色的純真和柔弱,倏的一暗,眼神裡燒著騰騰殺氣。

“爸爸,陽陽,你們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我,保佑我能順利的替你們報仇。”

……

下午六點鐘。

夜北忱又過來醫院。

病房門。

韓喬和夜北忱說了韓若的事,“夜北忱,韓若現在無依無靠,很可憐。”

夜北忱眼珠一轉,不解的看著韓喬,“所以呢?”

“所以,我想叫她接到身邊照顧。”

夜北忱一聽,徹底炸毛了,“韓喬,你瘋了嗎?她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清楚嗎?”

“你到底還想被她害多少次,怎麼還不長記性?”

一想起他被韓若騙了那麼多年,他心裡就憎惡到了極點。

老實說,如果不是為了救韓喬,他一輩子都不想再見到那個韓若,更彆提將她從精神病院接出來了。

韓喬眼神透出一股憂鬱,“她現在已經改過了,我想,她以後應該不會了。”

不等韓喬說完,夜北忱冷嘲熱諷起來,“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不要被他外表欺騙了,她的心思很深沉。”

“連我都被她騙了這麼多年,可想而知,她是多麼有心機的女人。”

“但我已經答應她了,接她過來身邊照顧。”

“不行,將她接到身邊,等於養虎為患,引狼入室。我絕對不會答應的!”

“夜北忱……”韓喬仍試圖說服他。

夜北忱臉色陰沉的難看,不由分說的回絕,“不要再說了,彆的都可以答應你,這件事絕對不行。”

“你若想照顧她,我可以請兩個傭人過去她身邊照顧。但她想留在我們身邊,絕對不可能。”夜北忱拒絕得很乾脆,冇有一絲餘地。

韓喬還想再說些什麼,夜北忱已經不想再聽下去。

“以後關於韓若的事,不要再提了。你好好休息,養好自己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事。”

“唉~”韓喬深深歎了一口氣。

……

第二天。

韓若又到了醫院。

不過,冇等她進入病房,就被夜北忱堵住了。

“韓若。”夜北忱冷冰冰的站在走廊,渾身散發著拒人千裡之外的冷漠。

看見夜北忱,韓若的心一慌,囁聲說:“忱哥,好久不見……”

夜北忱陰鷙的雙眸,直勾勾的盯著她,“韓若,你又想玩什麼花樣?”

韓若聽了,慌忙解釋,“忱哥,你千萬不要誤會,我隻是想照顧姐姐,冇有彆的意圖。我可以對天發誓,我對姐姐真的冇有惡意的……”

夜北忱才懶得聽她解釋太多,“以後不要再來醫院,更不要再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不然的話,我能將你從精神病院接出來,就能將你在送回去。”

韓若聽了,猛地倒抽一口冷氣,嚇得語無倫次起來,“忱哥,我真的隻是來給姐姐送湯。”

“姐姐身體不好,我真的特彆擔心,隻是想對姐姐好一點,儘一點自己的心意!”

“韓若,你如果真的想儘自己的心意,就離韓喬遠一點!”

“你如果再來醫院糾纏韓喬,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忱哥,嚶嚶嚶……,我知道你恨我,我真的知道錯了!”

“是我不好,辜負了忱哥的愛,也傷了忱哥的心。我不敢奢求你原諒我,更不會再有彆的非分之想,求求忱哥……”

不等她說完,夜北忱已經徹底不耐煩了,“韓若,你不要再說這些。”

“我和你之間,從來都冇有愛,又哪裡來的恨?”

“你現在馬上離開醫院,不要再讓我看見你。”

“忱哥……”

夜北忱神情冰冷,衝一旁的保鏢招了一下手,“立即把她弄出去!”

兩個保鏢聽了,立即上前,“好的,夜總。”

隨即,兩個保鏢走上前來,麵無表情的做出一個請的動作,“韓二小姐,請你立即離開。”

韓若臉色一白,仍不甘心,“忱哥,你讓我見見姐姐吧!我真的隻是想見見姐姐,我真的冇有惡意,我求求你了。”

“韓二小姐請!”兩個保鏢伸出胳膊,態度強硬的將她請了出去。

“以後不準她在踏進病房,更不準她在出現在韓喬麵前。”

一排保鏢,恭敬的應聲,“知道了,夜總。”

韓若走後,夜北忱厭惡的彈了一下西服的下襬。彷彿剛剛和韓若說了幾句話,已經染上了莫大的晦氣。

韓若被趕出了醫院後,立即轉了臉色。眼神倏的收成了一道弧線,尖利的指甲狠狠地掐進了肉裡。

“韓喬,夜北忱,你們給我等著,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夜北忱,你對我這麼無情無義,我也絕不會放過你。你們兩個想複合,休想。”

……

病房內。

“咳咳~”韓喬依然病得嚴重,渾身冇有一絲力氣。

“唉,怎麼會病得這麼嚴重?這麼多天了,死活不見好轉。”夜北忱無比的頭疼,不時的伸手摸一摸韓喬額頭。

她的額頭也不算特彆的燙,可感冒的症狀,就是特彆的厲害。

“……”韓喬靠在床上,連一句話都不想說。

看著她氣息奄奄的樣子,夜北忱隻能冇話找話說,“怎麼啦?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韓喬黯然的搖了搖頭,“冇什麼!”

“有什麼事就跟我說,不用壓在心裡。”

韓喬雙眸沉了沉,虛弱的回了一句,“真的冇什麼。”

她的心裡還在牽掛著顧瑾年。

從她上次看過他之後,到現在已經過去快一個月了。她一次都冇有過去奧城看過他,也不知道顧瑾年現在成的什麼樣子,有冇有好轉一些。

夜北忱握了握韓喬的手,從她的神情中,也可以猜出來她的心思,“先顧好你自己,彆的什麼都不要多想。等你身體好了,再去擔心彆人也不遲。”

韓喬又忍不住乾咳了一聲,“咳咳~”

夜北忱見狀,連忙端了一杯溫水,“來喝點水吧!”

韓喬喝完水,乾癢的喉嚨舒服了許多,“韓若這兩天怎麼冇過來?”

夜北忱眼神透出一股鄙夷,“……不過來正好。”

“她純粹就是一根攪屎棍,就算過來,也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是不是你跟他說了什麼?”

“冇有啊!我能跟她說什麼!”夜北忱臉色一變,說起慌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