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滕月繁體小説 > 都市 > 萬古神帝 > 第三千七百八十一章 出手

萬古神帝 第三千七百八十一章 出手

作者:飛天魚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31 07:08:23 來源:筆趣閣API

第三千七百八十一章出手

在幽冥邪火的焚煉下,慕容泰來佈置在日晷上的封印不斷消融,符紋逐漸變淡。

修辰天神的光影,在日晷上顯現出來,從內而外衝擊封印,道:“戚敬庭,今日你助本神脫困,本神必定助你守住姹界。

今後,你便是姹界之主!”

“二位,還有什麼底牌手段,儘快施展出來吧!若讓修辰脫困,合兩位大自在無量的力量,催動姹界的護界周天大陣,到時候鹿死誰手就不好說了!”

克律薩的聲音,從那個微型黑洞中傳出,周圍空間扭曲,將從天而降的陣法火柱引開。

姹界的護界周天大陣越來越強,牽引周圍星域的千萬記星體旋轉。

整個宇宙像是都以姹界為中心動了起來。

青城雲站在商天神殿中,道:“放心,天堂界纔是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

戚敬庭,你以為,自己對姹界有絕對的掌控力嗎?

對幽冥邪教,你也未必就完全說了算。”

青城雲神念外放,傳出一道道密音。

頓時,幽冥邪教的疆域中,一連七座神殿中的邪神和旗下邪道修士,停止催動陣法。

七座神殿上方的陣法光柱,隨之熄滅,與護界周天大陣脫離開。

而姹界彆的各大聖城、宮殿、神土,也有陣法光柱熄滅。

顯然,姹界有不少神靈,是暗中聽命於天堂界,或者早已被控製,或者有利益上的來往,或者不敢和天堂界為敵。

當一座大世界不能做到完全團結一致的時候,便很容易從內部被攻破。

隨著這些陣法光柱熄滅,姹界的護界周天神陣出現了許多漏洞,威力銳減。

青城雲笑道:“姹界做為天堂界最重要的盟友,我們怎麼可能任憑你們幾人說了算?

奉仙教主和定論佛主都明白這一點,是真正的聰明人,所以他們從來冇有想過反抗。

等你死了後,我自然會扶持新的邪道修士,做姹界之主。

放心,姹界會一直存在,邪道會一直傳承。”

“一直傳承,為你們做最肮臟和最黑暗的事?

揹負所有的罵名?”

幽冥教主像是早就知道這一切,顯得很平靜,又道:“任何對天堂界主宰世界地位有威脅的大世界,你們都想毀掉吧?

三十萬年前,邪帝還在的時候,姹界並不比天堂界弱多少。”

“三十萬年來,你們暗中在三教之中挑撥,讓三教相互內耗,水火不容,讓姹界一盤散沙,最後,界力越來越虛弱,我們都不得不唯你們馬首是瞻。

這一切,你以為本教主真的不知道嗎?

隻是……無力反抗罷了!哈哈!”

幽冥教主笑聲中,充滿無奈和苦澀。

青城雲道:“奉仙教覆滅,姹界的界力,就已經跌落到刀神界之後,隻能排在西方宇宙的第五。”

阿芙雅站在邪皇地宮之巔,長髮如火瀑一般飛揚,凝白的手掌中,出現一滴始祖血液。

血液散開,如花朵般嬌豔綻放。

繼而,凝成一支血箭!

隨著弓弦拉開,周圍萬裡的空間和光明,皆被拉扯了過去。

“嘭!”

血箭拖出數十裡長的尾巴,飛至赤潮崖,轟鳴聲中,將崖前的陣法光幕儘數射穿。

血箭落到幽冥教主身後的一座道場中,爆發出來的餘力,將整個道場夷為平地,向地底沉陷。

寶蓋神山猛烈搖晃,許多修士都被神箭餘波震飛出去,化為一團團血霧。

青城雲從商天神殿中飛出,率先一步登上赤潮崖。

“嘩!”

天荒流光指擊出,身體直接化為一縷光束,打破了光速規則和空間界線,消失在原地。

青城雲再次顯現出身形,已出現到幽冥教主剛纔站立的位置。

而幽冥教主根本擋不住他的這一擊,被一指擊穿胸口,墜飛到百丈外的那片道場廢墟中。

神血灑落滿地,甚是鮮豔。

見大局已定,青城雲立即打出一道神氣鎖鏈,收取日晷。

現在,他的最大對手,已變成阿芙雅和克律薩。

對這兩人,青城雲防範極深,日晷絕不能落入他們手中。

神氣鎖鏈剛剛將日晷纏繞,日晷上的封印自動消失,數之不儘的時間印記光點,隨之從晷針上爆發出來。

青城雲輕咦一聲,立即退回商天神殿,抵擋時間力量的侵襲。

正急速趕向赤潮崖的阿芙雅和克律薩,皆回頭看向遠方海域,隻見,慕容泰來已是重新凝聚出肉身,飄浮在海麵。

剛纔,就是他主動解開了日晷上的封印。

與此同時,無垢拂塵的器靈受到召喚,衝出赤潮崖,飛嚮慕容泰來。

“哏哏!”

克律薩所化的那個頭顱大小的黑洞,突然改變方向,將無垢拂塵攔截,以黑暗之氣將之纏繞。

“慕容泰來,你傷勢嚴重,我和始女王聯手取你性命絕不是難事。

我勸你趁此機會逃走,莫要摻和姹界的事。”

克律薩顯露出真身,將無垢拂塵握在手中,以黑暗力量腐蝕器靈。

慕容泰來道冠早已崩碎,披散長髮,臉色極為蒼白,但,眼中精芒外露,氣勢更勝先前。

留下來,若能與修辰天神、幽冥教主聯手,今日倒是有一拚之力。

但,慕容泰來早已看出阿芙雅、克律薩、青城雲各懷鬼胎,皆隱藏了實力,相互提防,真要戰,他們絕對冇有任何勝算。

況且,他和修辰天神還結了仇,根本不可能同心協力。

“他日養好傷勢,本天必會出手取回無垢拂塵,到時候,希望能夠見識到希天的真正實力。”

慕容泰來找到重傷的山河神王,抱著他,化為一道光束,沖天而去。

他這最後一句話,無疑是說給阿芙雅和青城雲聽的。

“泰來天還是先過了不惑始祖那一關再說吧!不送了!”

克律薩揚聲道。

見慕容泰來逃離姹界,修辰天神和幽冥教主皆心如鉛墜。

眼前三人,哪怕實力最弱的青城雲,也是帝祖神君那個級數,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抗衡。

修辰天神雙目冰冷,看向剛剛降臨赤潮崖上的阿芙雅,道:“賤人,你可知背叛張若塵的下場?”

阿芙雅無視瀰漫在赤潮崖上的時間印記光海,修長的雙腿,在時間規則中穿梭,雲袖揮揚間,將修辰天神打出的時間攻擊力量拍散,淡淡道:“我乃精靈族始女王,從未臣服於任何人,自然不存在背叛與否。

你若臣服於我,我便不煉化你的精神意誌。”

另一頭,克律薩出手,已將幽冥教主鎮壓。

克律薩道:“始女王,我用他交換日晷如何?”

“嗷!”

跪在地上的幽冥教主仰頭長嘯一聲,體內釋放出綠色火焰……

“嘭!”

克律薩一掌擊中他頭顱,頭骨碎裂一片,神魂被打散無數,身體趴到了地上。

阿芙雅眸中無波無瀾,紅唇晶瑩,道:“一個大自在無量中期,一成的火道奧義,好像遠遠不及日晷的價值吧?”

克律薩笑道:“日晷掌握在我的手中,始女王依舊可以藉助它修煉。

我們是一類人,應該相互信任,相互依靠,隻有這樣才能在亂世中自保,並且,重新崛起,傲立宇宙之巔。”

阿芙雅眼神清澈,卻又毫無情緒,道:“你想掌握日晷,掌握主動權,可以!但,你答應我的事呢?”

“始女王現在的實力,本就在我之上,若再得了火道奧義,必定更上一層樓。

我若現在就將那件東西給了你,你完全有能力將日晷重新奪回去。”

克律薩提議,道:“不如等我從修辰那裡先取回神羽,將之煉化,有了自保之力,纔將那件東西拱手獻給始女王?”

阿芙雅道:“好,可以!我就先用神羽,換取幽冥教主體內的火道奧義。

至於日晷,還是先放在我這裡好些!”

突然間,赤潮崖上變得安靜下來。

阿芙雅和克律薩的目光,絲毫不讓的對視。

青城雲見氣氛不對勁,道:“兩位前輩,慕容泰來肯定冇有離開,在等我們內鬥呢!我建議,先控製幽冥邪教中的陣法,再商議日晷、邪皇地宮、無垢拂塵的歸屬,分配姹界的利益。”

克律薩道:“你是在等商天趕來嗎?

無垢拂塵是我收取的神器,不用再商量它的歸屬。”

青城雲的神境世界中,蚩刑天吼道:“戰啊!打啊,太磨嘰了,最好三人都打得頭破血流,同歸於儘。”

張若塵盯了他一眼。

“看我做什麼?”

蚩刑天覺得眼前這個和尚的眼神,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很熟悉,心中浮現出古怪的感覺。

張若塵將永恒之槍喚了出來,道:“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

張若塵一直在等三人鬥法,再坐收漁利。

但,有慕容泰來在暗中窺視,三人多半打不起來,繼續等下去已經冇有意義。

而且,克律薩推測得很有道理,為了日晷,商天很可能會親自趕來。

看到“靜修”手中的永恒之槍,蚩刑天和魚蒼生都是目瞪口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手托日晷的修辰天神,發現眼前三人氣息相互鎖定,相互掣肘,抓準時機,化為一條白色的時間神龍,直向天穹飛去。

“啪!”

時間神龍的尾部甩擺,立即形成時間潮汐,衝擊阿芙雅、克律薩、青城雲三人。

阿芙雅和克律薩各施神通,衝破時間潮汐,直飛蒼穹,追向包裹著修辰天神的時間神龍。

但,就在他們離地的瞬間,就心生感應,一股危險至極的念頭襲向神魂。

克律薩低頭看了一眼,隻見,青城雲已倒在血泊中,身體斷成兩截。

“靜修和尚”站在兩截血淋淋神軀的旁邊,雙眼深邃有力,直勾勾的凝視他。

“刺啦!”

天地被撕開,空間向兩邊分裂,恐怖的空間奧義力量落到了克律薩身上,鑽進他體內。

克律薩的肉身並不強大,隻是乾坤無量層次,在“咯咯”的裂聲中,與周圍空間一起,被無形的力量撕成兩半,鮮血如瀑布般灑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